lingyunnnnnn

魔发奇缘4

云鲤鲤鱼:

肯定都睡着了!






阿冬静静听着女巫的话,越听越觉得奇怪极了:“妈妈,你为什么这么生气?‘我被他干’是什么意思?”


女巫深呼吸一口,沉着脸从怀里掏出一个陶瓷小瓶子用力往四周喷洒,确定味道淡了些后,她嫌恶地抽动鼻翼,语气恶劣地对阿冬解释了几句。


阿冬的脸悄悄漾上了红晕,窗外的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了,打在后背的阳光热得他小口喘气。女巫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心里暗骂,烦人的欧米伽,吃过一次阿尔法的老二就离不开了,嘴上却勉力扯出一点怜悯的弧度:“我可怜的小家伙,妈妈把你保护得太好了,你不谙世事,不知道阿尔法是洪水猛兽,是会将你引入万丈深渊的恶魔。”


阿冬“哦”了一声,指尖勾起一束发丝,自顾自地玩了起来。


女巫依然在脑子里龇牙咧嘴地骂着,面上却慈爱有加,语调轻柔:“你可以离开高塔,到外面去看看,小家伙,但你会后悔,哭着回到妈妈的怀抱,当你被那个阿尔法伤透了心的时候。”


阿冬疑惑不已:“妈妈,他高大英俊,强壮勇猛,又彬彬有礼,怎么会让我伤心呢?”


“这就是你天真的地方,宝贝,”女巫慢条斯理地伸出左手,噘嘴往黑色指甲吹了一口气,然后猛地揪住阿冬的头发,“给我唱歌,我感到脸皮有点松了。”


阿冬听话地快快唱完,继续向女巫讨教:“妈妈,他会怎样让我伤心?”


女巫拿出一块小镜子欣赏自己光彩照人的脸蛋:“这个嘛,有很多种可能,比如他转眼又禁不住另一个欧米伽的诱惑,然后像干你一样把别人干得哇哇叫。”


“你是说,他会和别人做那种事吗?”得到女巫肯定的答案后,阿冬的眉头打了个凶狠的结,方才他闪着憧憬光芒的迷人眼珠黯淡了下来,“难怪他不肯留下来。”


谢天谢地,女巫高兴地想着,却又听见阿冬说:“所以他说他傍晚会过来是个谎话。”


“什么?他傍晚还要来?”


“我不知道,”阿冬紧紧捏着裙子,“他向我保证傍晚会拿着小黑花到来,但他不会来对吗,妈妈。”


“小黑花?那个该死的阿尔法还射到……”女巫咬牙切齿道,“还是保佑他来吧,我可不想再养一个了。”


-


傍晚时分,夕阳渐渐沉没在森林郁郁苍苍的树梢之上,一望无际的绿让它看起来像泛起碎纹的海洋,金发的阿尔法急匆匆地在绿浪当中穿梭,被踏碎的枯叶沾在他的靴子上,带刺的枝条把他的黑色外套刮出道道,有一段时间没有修理的头发胡子能让人一眼看出他不是安逸生活在王国里的子民。


逃亡数日的阿尔法已经有好些天没有去集市,他身上也没有钱财,只得在拿了东西的摊子留下欠条。他本该拿了小黑花便立即离开集市,但他碰巧听到了几个欧米伽在谈论一种美味的糕点,随后又被一家卖发饰的店铺所吸引。


等离开集市时,史蒂夫已经打了十几张欠条出去了。他为自己塞得满满的衣兜苦笑,里面的东西全为那个住在高塔里的长发小漂亮而拿,不过半天时间,他就想念那个神秘的、顽皮的、天真的欧米伽了。他从未想象过有人会终年住在一座高塔里,宛如被藏起来的宝物,他感到疼惜,同时又罪恶地庆幸着,如果没有被这样与世隔绝,恐怕早有人将其染指,像自己昨日的所作所为一样。


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史蒂夫拨开一扇藤蔓长成的门,来到了滋养着这座高塔的世外桃源。他整整衣服,大步迈到高塔前方,那儿已经有长长的头发垂到他跟前等着他了。


史蒂夫顺着柔韧的头发往上爬,一边爬一边想对方是否愿意等自己将一切都解决完后嫁给自己,结果刚跳下窗台,一个黑漆漆的枪口赫然闯入视线,他想要娶作妻子的人正绷着脸拿枪指着自己。


史蒂夫愣了愣,表情如常地从衣兜里拿出一根发带:“好看吗?”


阿冬有些急地晃了晃手里的枪:“你不认识它吗?”


“这是猎枪,你想要打什么来吃?”


阿冬更急了:“我想打你的脑袋!”


“你想杀我?”


阿冬的眼睛瞪得滚圆:“我、我……”


“你想吓唬我?”


“我……”


史蒂夫一点点靠近,阿冬便下意识地端着枪一点点退后,但对方的动作突然加快,他手上一轻,手上的枪已经变戏法似的到了阿尔法手里。


阿冬慌忙伸手去抢,却被轻松地躲开,他生气地吼道:“还给我!”


史蒂夫置若罔闻,把枪往身上一背,朝阿冬摊开手心:“先吃下这个。”


掌纹仿佛它的根茎,一朵黑色的小花静静盛放在眼前,阿冬霎时像被按下了暂停键,整个人安静了下来。


史蒂夫把手抬高了一点:“吃下它,不然要来不及了。”


阿冬微不可查地颤抖起来,僵持几秒钟后,他一把抓过它往嘴里塞,而后紧紧攥住拳头:“把枪还给我,你可以走了。”


史蒂夫顿了顿,把衣兜里的东西逐样拿出来:“我买小黑花的时候顺便买了这些,你喜欢吗?”


阿冬忍住想要扁嘴抽噎的冲动,用自以为最漠然的声音说:“留给你的下一个欧米伽吧。”下午妈妈走后,阿冬一筹莫展,就在这时他的小鸟朋友和另外一些小鸟给他叼来了这把枪。阿冬立马有了主意,他想要用它威胁史蒂夫留下来,只要他,别去要其他的欧米伽,可是当他的枪被轻易夺走,又被那样威严地命令吃下小黑花后,他的勇气完全消磨殆尽了。


史蒂夫重复:“下一个欧米伽?”


阿冬全身一抖,他想起妈妈告诉他的小黑花的作用,眼眶有点发热,“我也会马上找下一个阿尔法。妈妈来过了,我现在全都懂了。”


史蒂夫闻言不悦地鼓了鼓咬肌,但语气依然温柔:“你打算离开高塔?”


“我答应了妈妈不离开。”


“那么高塔会长出阿尔法来?”


“我会叫我的小鸟朋友叼几个过来。”


尽管知道对方是在胡说八道,但史蒂夫还是皱起了眉头,阿尔法的本能让他上前一步,散发出强侵略性的信息素,“真的吗,你真的想要别的阿尔法?”


阿冬瞬间一败涂地,倒在阿尔法的怀里:“不想……”


月亮幽幽悬上云端,突然想起忘记给阿冬留下小白花替代药剂的女巫来到高塔之外,有些奇怪地发现阿冬的长发垂着,但没多想便往上爬了。没爬几下,他吸吸鼻子,脑袋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气味后,暴跳如雷地大吼大叫:“阿冬——!”



评论

热度(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