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yunnnnnn

【盾铁】不只是麻醉

一头抱抱熊:

刚刚从微博上看到,莫名爆肝。


一个超级可爱的原梗 原梗点我




也许Tony不愿意接受治疗是有原因的,Steve意识到,尤其是当下,他握着Tony的手,避免他触摸自己的伤口,Tony可以说深情地望着他:“天,你看着好可爱。”


让我们来解释一下,六个小时前Tony从八楼摔下去,很显然经历过这么多次的“从高处摔下”,Tony还是不愿意花那么一分钟时间学习“从高处摔下怎么才能受伤最小”这种事。


他在Steve及所有人的大吼大叫中动摇,最终结于Pepper踩着高跟鞋拖他上昆舰,那时连Thor都保持了惊人的沉默,在有一点失血带来的头晕中的Tony意识到,他好像是没有怎么止住自己腹部那一大道划伤的血,也没有纠正他脱臼的脚踝。


手术持续了三小时,手术室的灯熄灭后大家突然都有了要紧事,Pepper有会议,Natasha是报告,Clint是报告,Bruce是未完成(待爆炸)的实验,甚至Thor要去和Jane报平安(?)。而在Pepper小姐的好心提醒下所有人都知道Tony不能一个人在病房里醒来,所以,Steve很乐意的接受了这个工作,陪在Tony身边直到他醒来为止。


他在三个小时里接受了护士小姐的指导:“你得握住他的手,伤口可能会痒他会下意识地去挠。”


当Tony终于睁开眼睛时他松了口气,压制住想和Tony谈谈爱惜自己之类的话题的冲动,Steve撤出个微笑来:“你感觉怎么样?”


Tony望着他,眨眨眼,再眨眨眼,Steve都要为他的沉默恐慌起来,他突然说:“天,你看着好可爱。”


“你怎么了,Tony?”Steve皱起眉头。旁边护士告诉他这是因为刚刚手术的镇定剂。


“我能摸摸你吗?”他说,Steve哭笑不得,Tony就着牵着Steve的手摸了摸Steve的鼻子,Steve靠得更近让他动作更便利些,完全是为了他腹部的伤着想。


“天呐,你的下巴居然是真的。我说,你会突然消失嘛还是什么的?”Tony低声赞叹道。


“不,Tony,我不会去任何地方的。”Steve笑着说,完全被Tony逗乐了。


“你知道我最爱你了对吧。”Tony朝他做出亲吻的动作,Steve尝试不去注意这有多可爱。


“你该休息了Tony,在你说出更多没法挽回的胡话之前。”Steve替他拉好被子,尝试让他躺平,但Tony拒绝服从,伤员第一,Steve纵容他继续坐起来。


“这不是胡话,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他在两个“真的”之间着重和停顿,听上去像个孩子似的,Steve完全没法抑制那种把他抱在怀里的冲动,他不这么做的唯一原因是知道Tony完全不知道他是谁。


“谢谢,我猜?”


Tony眼睛又闭上,像是在与睡意角力,他再睁开眼睛,望向Steve:“你也应该爱我。”


好吧,这个问题Steve可以回答,他语调轻柔,带着点不易察觉的悲伤:“我当然也爱你了。”


“那很好,Steve。”Tony靠着枕头微笑起来,Steve需要看见这个微笑,一直一直看到这个微笑,在他的床上还是在Tony床上他都不在意。


“你知道我是谁?”Steve试探性地问道。


“美国队长,Steve Rogers,你脑子出问题吗?还是嗑药磕海了,不,你不会嗑药。”


努力忽视这画面的滑稽,Steve严肃地说道:“别说这种话,Tony,你现在不清醒。”


“我很清醒,Steve。”他特意拉长尾音,听上去像是在撒娇。


昨天他俩才出去“约会”,Steve心里认为这是约会,但在Steve认为在Tony心里这就是个友情团聚饭。


他不要接受这个,每天在友情接触里想要Tony已经够糟糕了,他不要Tony的胡言乱语滋长他心里的期待。


“我们应该结婚的,你知道。”Tony突然抛下一个重磅炸弹,Steve触电一般站起来,还握着Tony的手:“你在说什么?”


“你能别站起来吗?头疼。”Tony抱怨道。


他麻醉还没过,Steve Rogers,你不能把他的任何话当真。


“你喜欢小教堂吗?我要办小教堂婚礼。”


他更喜欢草地婚礼,不过要是和Tony,哪里都没差。


“你不喜欢吗?”Tony睁大了一点眼睛,天哪他应该被禁止露出这种表情。


“喜欢,我喜欢小教堂,Tony。”


“很好,很好,大家听着,我和Steve会结婚!”他唱歌一般唱出结婚两个字,声音大得隔壁病房都能听见,Steve捂住脸,避免自己脸红(和相信Tony的话)。


“我们会是很好的一对儿的,Steve,如果你不发现我有多烂的话。”Tony小声嘀咕道。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你很好,Tony,你无私善良,还有一个完美的大脑和温柔的心。”Steve皱起眉头。


“你爱我,对吧!”Tony大声宣布到。


Steve红了耳根,低声说道:“是的,Tony。”


“我想现在就和你上床。”Tony嘀咕。


Steve整个人都成了亮粉色:“你不能在这说这种话,Tony。”


“好的,我会把这留到卧室里说。”Tony笑着妥协。


如果那时你还记得就好了。


“我真的很爱你。”Tony再次说道,亲吻Steve握着他的手。


“你最好是真的这么想。”Steve低声说道。


“想什么?”Tony疑惑道。


“没什么。”Steve拨开Tony额前的碎发。


“Steve。”Tony拉长声音,头用力压在枕头上。


“我在这,Tony,我哪也不会去。”Steve温柔的说道。


“我有点害怕,Steve。我的衣服去哪了,还有Dummy呢?”Tony还闭着眼睛。


“你在医院里,你刚刚做完手术。”


“胡说,我不允许我在医院里。”Tony反驳道。


“那你允许你在哪里?”Steve开着玩笑。


“教堂里,拉斯维加斯的教堂,我们会结婚,结婚之后去我的别墅,那的浴室。”


“到这里就可以了Tony。”Steve叹着气,揉捏他的手臂。


“Steve,我爱你。”


Steve再叹了一口气,Tony大概正在做梦,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别相信这种让他欣喜若狂之后又会痛苦万分的话。


“我和Steve会结婚。”Tony再次大声宣布到。


“我能去当伴娘吗?”Pepper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时Steve吓了一跳。


“可以,Pepper,伴娘。”Tony毫不在意。


“我来看看他,仅此而已。”Pepper笑着看他俩。


“顺带一提,他大概暗恋你很久了,所以,你可以考虑把他说得百分之七十当真。”Pepper在病人额上印下亲吻后走了。“我也爱你Pepper,只是和爱Steve不一样。”Tony嘟囔道。


“等你醒过来我们得好好谈谈这事。”Steve说道。


“我要穿盔甲去结婚。”


“完全没得谈。”


“我要整个婚礼是金色和红色。”


“可以考虑。”


“还要蓝色,蓝色是你的颜色,你的眼睛,制服,还有你。”


“还有你的反应堆,Tony。”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Tony发现趴在他身边睡着的Steve。


他推了推他:“老家伙,起床,你在这干嘛?害怕我这种时候都要逃脱治疗?”


“不,和你商讨婚礼事宜,Tony。”Steve轻笑,在Tony惊愕的眼神里吻他。


 


END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