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yunnnnnn

【奇异玫瑰/福华】Stephen Strange的旅行(一发完)

Hexa:

主奇异玫瑰 包含少量福华 还有一点kharthur
一个奇怪的故事
BE预警



————以下正文————



Stephen把他的衣钵传给了别人,他现在不是至尊法师了,他还有法力,但不需要担起保卫地球、抵挡超自然生物的入侵的责任,他现在是个旅者。

他遇到了一个极有天赋的年轻人,瘦瘦高高,一头金发蓬松卷曲,不修边幅。第一次见Stephen时穿的像个宅男Geek,但他心思纯真,也很有能力,拿起悬戒轻松的就做到了当年古一把Stephen丢到喜马拉雅山上,他冒着被冻死的风险才勉强做到的事,那圆圈竟然还画的金黄饱满。Stephen跟着年轻人穿过圆圈踏入撒哈拉沙漠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接下来需要做什么了。

五个月后,他正式移交了至尊法师的身份。也许Stephen Strange因此成为了史上任期最短的并且活着的时候就卸任的至尊法师,但他不管那些,法师们可不爱嚼舌根,有能力者则可担起重任,那个年轻人会做的比他更好,他知道。

“你有女朋友吗,或者,有没有那种喜欢的人。”在撒哈拉正午过于猛烈的日光下,Stephen掬起一捧沙子问。

“没有,男孩女孩们都觉得我是怪人。每天只想着魔法、超能力,这些东西。我甚至没有朋友。”年轻人耸耸肩。

“法师需要心无旁骛的练习,而至尊法师需要心无旁骛的保护这个世界。”

“听起来很酷。也许我可以。”

“那并不是酷就可以表述的。”Stephen松手把沙子扬到空中,看他们瞬间回归本处,“会遇到很多麻烦事,你要对抗未知的比你强大千百倍的敌人,你要把世界的安定放在首位,这意味着也许会被迫放弃或者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或者人。”

“唔,我想您是指我的家人。”

“也许你还会遇到别的什么。如果你未来有能力成为至尊法师,我的建议是保持孤独。”

临行前Wong问他是否要留下悬戒,因为Stephen的种种表现说明他似乎想和魔法彻底告别,但Stephen摇摇头。他本想把斗篷放回去,但那个家伙好像知道了什么,挣扎着从箱子里钻出来死死缠住了Stephen家的柱子,说什么都不肯松开。

于是Stephen叹了口气,带着一只箱子——里面有一只悬戒和一件不听话的斗篷,上路了。


他的旅行很简单,从纽约到新西兰对法师来说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带着箱子把曾经当医生、当法师时没空去的地方去了个遍,平时也懒于整理自己,于是再次渐渐胡子布满下巴、头发杂乱。他一直套着去卡玛泰姬时的那身旧衣服,看起来像个落魄的穷游者。

两个月后那张旅行清单上就被打满了勾,却依然没能填补Stephen心里的空虚感。他想做点更疯狂的,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最终他选择回到了纽约。

Stephen约见了现任至尊法师——那个年轻人,他变了个样子,一头蓬发被发胶固定的服服帖帖,看起来成熟了不少。古一和Stephen的穿衣风格不太一样,Stephen的又和年轻人的不太一样,每任至尊法师都是那么特立独行。年轻人穿着身杜嘉班纳的西装,踏进Stephen约见的酒吧里顿时显得格格不入。

“只是觉得见您需要穿的正式点。”年轻人局促不安的解释道。

“挺好的。我曾觉得正装是成功男士的灵魂,很久以前。要是你能配上一块相衬的表,那就完整了。”

之后他们喝着啤酒,谈了些Stephen旅行的见闻和年轻人做至尊法师期间的苦恼,大部分抱怨Stephen曾经也有过,但他很开心看到年轻人依旧是干劲儿十足的,那些小小的抱怨不算什么。

“您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不知道。我已经把世界走遍了。你呢?最近还算太平,你可以分点心思做自己想干的事情。”Stephen耸耸肩膀。

年轻人小声嘟囔,“我只想做这个…….”他顿了顿,“不过我也许会去约个会?”

“哦?”

“嗯…..我还记得您的教导——保持孤独,所以我在纠结。一周前我遇到个姑娘,她好像也对法术很感兴趣,我没有暴露身份,不知道她是怎样找到我的。总之,她是个可爱的女生,我们志趣相投,很聊得来。”

年轻人很真诚的望着他,看起来是真的希望Stephen能给他些建议,Stephen知道如果他说“不可以”,年轻人会立刻和那女孩断掉联系,但他不会那样做。

“事实上保持孤独只是我的一个建议,并不是一定要求你这样做。我只是不希望你有软肋,软肋意味着可被威胁,这对至尊法师来说是不好的。”

年轻人点点头,“或者可以让她来卡玛泰姬做测试,如果通过的话我们可以就可以一起了。她真是个很有想法的姑娘,上次还和我说想进行时空旅行。”

“测试可行。”Stephen喝掉最后一滴啤酒。

“等等,这提醒我了。”他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腿,“如果这个地球踏遍了,您可以去时空旅行!去不同的空间,这会是场用时很长的度假了。说不定,您还会在那些地方找到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却有完全不同人生的人,想想也很有意思。”

Stephen仿佛在发呆。他端着空的啤酒瓶,对年轻人的建议没有回应,眼睛直直盯着窗户外的街道。

“老师?老师?”年轻人把手举在他眼前晃晃。

“哦?嗯,你的建议很好,可能我明天就动身。”Stephen冲他摇摇玻璃杯,“给我添杯酒好吗,我懒得往吧台跑了。”


Stephen Strange的第二段旅行开始了,地点不明,没有旅行清单,还是那只箱子,那只悬戒和那件斗篷。

如年轻人所说,他要去找人。但不是找自己。

在古一的指导下,他有幸领略到了这个广袤宇宙和包含宇宙的、更加广袤的空间,他所知的无限不过是无限很小的一个部分,是很小的一个角落。Stephen知道自己要行走很久,他打算走到斗篷打算离开他的那天,或者走到找到那个人的那一天。

他也知道斗篷不会离开他,还有那个人大概不会被找到。


Stephen的日子不能再以天计算,他漂浮在和自己所处宇宙相平行的不同宇宙中,时间也没了意义。他见过不分白天和黑夜的时空,那里真的存在一个和Stephen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人有一双蓝色的眼,目光凌厉,他在飞速后退的时空隧道中领略了那个男人的一生。那比已知人类的寿命长多了,Stephen看到了他扛着形状奇特的枪和外星生物对抗,被关在一艘星舰中背过身默默流泪,驾驶着带着鱼雷的飞船离开这个星系,然后他遇到了一个小个子男人。但只是看到一个侧脸Stephen心里就猛地一惊,他没来得及看清,瞬间的失神让他错过了去那个宇宙的机会。

那好像是个意外,只是概率极小的事件,Stephen之后很久都再没见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他慢慢把这当成了一场进阶版的环球旅行,开始试着欣赏风景。除了他自己那个,每个宇宙好像都是奇形怪状的,不过这是管中窥豹,Stephen想。


他后来在某一个宇宙停留了一段时间,那里有个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几乎能称为镜像地球的星球。他留了下来,把箱子收起来塞进床底,短期内不打算离开了。他在镜像费城应聘到一家医院,重操旧业。

他之前去了镜像纽约,那里没有圣殿,也没有类似年轻人的至尊法师。Stephen又费了些功夫,了解到这里也没有Steven Rogers,没有Tony Stark,没有复仇者联盟,没有神盾局。这是一个安定的,与魔法和超能力完全无关的时空。

没有复仇者联盟也就是说没有黑豹,没有黑豹政府也不需要一个和T'Challa关系密切的瓦坎达专家。

Stephen明白,但他依旧觉得这个地方是亲切而有希望的,所以他留了下来。旅行自此告一段落。

几周后——他很开心在这里又可以使用熟悉的计时法了,中午休息时,一个小护士把一台笔记本电脑摆在他面前。

“怎么了?”Stephen问。

“看这个博客,是英国一个很有名的博主,本人是个医生,他写的是他朋友——一个侦探的故事,记录他们破的各种案件,很有意思。”

“好,我抽空会看的。”

“不不不先生,我是说,你看这张侦探的照片,很久以前的了,我也是刚看到。我把它发给其他同事,她们都惊呆了。”女孩说着把图片调出来摆在Stephen的面前,他好奇的看去。

那又是一个和他长相完全一样的男人,极小概率事件再次发生了。那个侦探戴着顶猎鹿帽,风衣领子竖起来遮着嘴巴,灰蓝色的眸子里写满了被拍摄的不悦,他未来得及感叹命运的神奇,就被侦探身后、图片边缘的那个模糊人影吸引了目光。

Stephen盯着那张照片看了一阵儿,抬头问:“你知道他们具体在哪里吗?”

护士被他吓了一跳,Dr.Strange的状态有点奇怪,他的眼睛看起来像干涸的两洼水塘,又好像随时都会落下泪来。


到达英国是一个小时之后,他的悬戒还在公寓里,Stephen逼着自己耐心开车回家然后急急忙忙的拖出箱子,瞬间跨越到那个阴冷湿润的国度。那边时值晚上八点,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敲响了贝克街221B的门,等了半天都没有人来给他开门。Stephen用了点小伎俩进到公寓里,发现确实是空无一人,后来询问了隔壁的太太后他才知道,那位医生今天结婚,221B都去参加婚礼了。


Sherlock第一次发觉孤独感让他尴尬。他站在舞池里,每个人都有伴儿,只有他跟John和Mary说完话后一个人站在这里,他扭头看了看周围,回到了台上,把送给Watson夫妇的那首曲子装回信封里——他刚刚已经演奏过了,这首曲子基本完成了它的使命,同样的,自己在这场婚礼中的使命也已经完成,他该离开了,除了离开好像没什么能做的。他是Sherlock Holmes,有John成为这个高反人格的家伙最好的朋友,不代表他愿意就此融入人群。

Sherlock悄悄走出了热闹的舞池,走出了那栋今夜沉浸在新人结合喜悦中的建筑,冷风吹过,一阵落寞突然袭击了他,Sherlock边走边穿好了风衣,习惯性把衣领竖起来,像是在维持最后一点傲气。

他走了几步,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他正牢牢望着酒店的窗户,或者说是窗户里面那对快乐的夫妻和前来祝福的人们,警觉的侦探本能促使他走了过去,Sherlock在那人面前站定,轻轻咳嗽了一声,他便扭过了头。

“哇哦。这可是小概率事件。”看清对方的长相后Sherlock抬了抬下巴,“鄙人Sherlock Holmes。”

“Stephen Strange。”Stephen看着他,“里面很热闹,不是吗。”

“你手上的疤证明你曾经遭受过重大的事故,但你依旧在做医生这种精细的活计,我很好奇这是怎么做到的。”

“相信你会十分感兴趣,侦探。但抱歉,这是你无法触及的领域。”

Sherlock对此发出了不屑的哼声。

Stephen画出一个圈,对面是一处雪山,“天寒地冻的,要去找个酒馆坐坐吗,”

“真漂亮的戏法。我都看不出破绽。”Sherlock甚至抬手给他鼓了鼓掌。

“来回答我的问题。”Stephen放下手,“里面那么热闹,你为什么一个人出来。”

“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Sherlock回答。

“结婚的那位是……”

“John Watson,我的朋友。”

“不。”Stephen摇摇头,“你喜欢他,对你来说他不只是朋友。”

“Oh……”Sherlock烦躁的抓抓头发,“和我长的一样为什么却也是这种极度无趣的人!你应该长一张和Hudson太太一样的脸!”

“你知道这不是在胡说。我都看到了,你脸上的表情,你看John的眼神,这些不会骗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是一个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能读懂你。”

“不……”Sherlock小声否认着。

“你在担心他从此是否会投向家庭,而放弃你。”

Sherlock依旧嘴硬,他把手背过去,“不……我没有,我完全不担心。”

“我曾是个法师。”Stephen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在这个异国的夜晚,面对着一个比自己还难搞的、有同一张脸的年轻男人突然有了一万分的倾诉欲,“我曾有个爱人,他长得和John一模一样。他是个政府官员,外交官。”

“这感觉有点……”Sherlock抿了抿嘴唇,鲜见的词穷了。

“实际上我那时做的事情你会觉得无法理解,我要用魔法保护自己的那个宇宙不受威胁。在完成一场艰难的战役后,因为要和政府打交道,就认识了他,并且爱上了他。我十分深切的爱他,他和世界对我来说几乎一样重要。但是最后我还是选择了世界,所以,我失去了他。”

Stephen闭上了眼睛,声线有些颤抖,“Everett Ross。他被掩埋在倒塌的大楼之下,连尸骨都没能找见。但我清楚的感受到他已经死了。”

“Sherlock,要陪着John。我无法强迫你承认你爱他,谁也不能。如果说他结婚意味着不能用爱情解释你们,那么用友情,而且也许你更喜欢用友情去解释。但不管是情人还是朋友,永远,永远,我衷心的希望你们永远不要像我一样,尝到分离的滋味。”

Sherlock望着Stephen,突然感觉他此刻和自己是一样的孤独,但Stephen的孤独还带着死亡的冰冷,他几乎触的到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刺骨寒意。

Stephen拎起了他的箱子,再次画出一个圈。

“你要去哪里?”

“我要继续旅行了,一直待在这儿总不是办法。就像能遇到你,我想,去更多的地方也许,也许能找到他。”Stephen笑笑,冲Sherlock挥挥手后消失在了另一端。




Stephen Strange又开始进行一场漫长的旅行,他的目的地叫Everett Ross,但他注定永远无法到达。




END



说到底是个“老婆和事业”哪个更重要的问题(?)




 其实Stephen清楚不管去到多少个宇宙,他都没办法找到Everett Ross,不论是谁,在世间都是独一无二的,相貌可以相同,灵魂绝无重复。 


但希望永远在前方,Stephen相信他爱的Ross正在某个宇宙的某个角落笑着冲他挥手。他会带着这个像信念又像安慰的想法,永远旅行下去。





写东西五年了第一篇BE 其实是用来庆祝我拿到录取通知的(???)
文笔寡淡 羞耻到无法直视……

评论

热度(100)

  1. Zire/灾厄Hexa 转载了此文字
    深爱BE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