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yunnnnnn

【德哈】论如何骗走救世主

青石黯山间:



虽然知道Rosa生日还没有到,但是…下周我就没办法准时发出来了,那就提早送给你吧 @没电脑的鹧鸪天



只是个小甜饼,提早祝Rosa9.13生日快乐!!




——————————————————————————




  夏天一步步走近,温度已经开始升高了,打人柳也热得有些不耐烦,枝条一甩一甩的,完全是一棵废柳了。六月已至,学期也即将结束。


  哈利已经七年级了,炎热的天气让他坐立难安,他开始觉得格兰芬多校袍上的红色就是一因火,毫不留情地炙烤着自己的身体。哈利开始羡慕,羡慕斯莱特林的冷绿色,那看上去比火红凉快多了。


  魔法史自然是最难熬的课程,宾斯教授的声音比催眠曲更加有效,不出十分钟台下必倒一片。


  但哈利此时却怎么也睡不着,倒不是他勤奋想听课,只是这该死的高温让他昏昏沉沉又难以入眠,真是煎熬。


  不过,再怎么无聊哈利也不会想动笔记笔记,那只会让他感到时间过得更加漫长。well,无奈下,哈利只好趴在桌子上,目光涣散地望着别处。哦,赫敏还在坚持写着笔记,但看得出来她浓密的棕发也被汗水打湿,紧贴着她的后颈。罗恩则已经睡得口水直淌,领带因为热被扯下来放在了一边。纳威的额头也不断地在冒汗。好像所有格兰芬多都是大汗淋漓。


  哈利把目光移向另一侧,视线里忽然闯进一抹金色,是德拉科马尔福,他前段时间刚交的男友。德拉科坐得笔直,金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厚重的校袍整齐地穿在他身上,而德拉科白皙的脖颈和侧脸却看不出一丝流汗的痕迹,就好像和他们差了一整个季节。


  该不会斯莱特林的校袍真的有降温功能吧?毕竟那学院的象征是冷血的蛇,休息室又在黑湖下,怎么看怎么凉快。


  哈利觉得这很有可能,并且越想越有道理。


  于是下课后哈利拉住了收好东西起身的德拉科。“怎么了?德拉科奇怪地看着满脸严肃的救世主,感到莫名其妙,“下节课我们不在一起上,你这是打算让我迟到啊?”


  哈利摇了摇头,用一种乞求——也可以说是渴望的眼神盯着德拉科身上的长袍:“呃,不是,我就是想跟你换件外袍穿。”看见德拉科满脸疑惑,哈利又解释道:“你不是一直说,你们斯莱特林的绿色跟我眼睛比较搭吗?我想试试。”


  德拉科“唰”地掏出了魔杖:“你是谁? 为什么喝复方汤剂假扮成哈利 ?”


  跟我讲起了服装搭配的哈利一定不是真的哈利。


  德拉科拉紧衣服警惕地盯着哈利,手中紧握着魔杖,像是随时都会发出一个咒语。两人之间的气氛一瞬间变得十分尴尬,本来是刚交的男友,结果现在看上去像是债主和欠钱的人在僵持不下。


  但是哈利不想把自己想换斯莱特林袍子的真实原因告诉德拉科,他一定会觉得哈利的脑子和巨怪差不多——因为之前的每一次德拉科都是这么嘲讽哈利的。哈利在脑子里想象着德拉科无奈至极地捂着脸说“果然不能奢望你有智商”的样子,嫌弃地撇了撇嘴。


  “我真的觉得整个霍格沃茨只会有你这样的人才会无聊到喝复方汤剂变成我来捉弄我,你居然还好意思怀疑我是假的?”哈利自动屏蔽了自己二年级时借助复方汤剂潜入斯莱特林干的事情,瞪着眼睛毫不畏惧地朝德拉科吼了回去,“臭白鼬,你到底给不给我换?”


  听到“臭白鼬”三个字,德拉科在脑海里飞速地进行了分析。他们马尔福家族在巫师界还是很有地位的,在学校里也基本没什么人敢惹他,除了格兰芬多三人组。但是韦斯莱和格兰杰不可能假装成哈利来耍他还要和他换着校袍穿,所以只能是哈利波特本人了。得出结果后,德拉科收起了魔杖,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向他要衣服的哈利。


  虽然他很想问问哈利是不是被下了混淆咒,但他还是止住了话头。德拉科点了点头,利落地脱下了自己的校袍,还把斯莱特林的领带也系在了哈利的衣领下。“我要去上课了,校袍你穿着吧。”德拉科揽过哈利的肩膀,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留下一个湿漉漉的印记后,把格兰芬多的校袍往手臂上一搭就挎着包离开了。


  哈利望着德拉科的背影出神——他里面只穿了件白衬衫,没有汗湿的痕迹,干净整洁,配上阳光照耀下德拉科梳得一丝不苟的金发,很是耀眼和好看。


  许久,哈利才穿上了德拉科留在桌子上的斯莱特林校袍。德拉科的袍子比他的大,哈利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摆已经到了小腿处。接下来哈利没有课,他决定穿着这件校袍拉着罗恩到处转悠转悠——之所以没叫上赫敏,是因为她还要上别的课程。


  罗恩在刚看到哈利的时候,眼珠子差点没有弹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利?你穿的这是…斯莱特林的校袍?还有领带?”


  哈利点了点头,心里还在想着既然斯莱特林袍子可以降温为什么自己开始觉得有些热了,难道因为自己是格兰芬多吗?不过哈利也没有太在意,只是拉了拉宽松的袍袖方便自己的手露出来,就拽着罗恩去了图书馆。哦,别误会,他们并不是好学,只是觉得那儿有坐的地方比较舒服。


  图书馆的人向来很多,而且各个学院都有。所以当格兰芬多的哈利波特穿着略大的斯莱特林袍子出现时,整个图书馆安静的连喘气声都没有。几乎所有人都盯着哈利胸前那条绿银相间的领带,以及明显的斯莱特林标志。


  “哈…哈利,这是?”纳威捧着一本草药书,目瞪口呆地望着哈利。“德拉科的袍子,显而易见。”哈利欢快地应了一声,找了个位置坐下了。罗恩连忙紧跟上去,同时还用自己迷茫的表情告诉大家他也不知情。


  而德拉科那条金红耀眼的格兰芬多领带更是在占卜教室里引起了一阵轰动。毕竟德拉科是个典型的斯莱特林,平时以与格兰芬多互掐为乐,今天这身装扮让潘西和布雷斯都不敢说认识他。但德拉科只是勾了个假笑,眯着眼睛说是从自家哈利那里骗来的,让大家不禁纷纷猜测没良心的马尔福对哈利进行了一些怎样的“欺凌”。


  大概也就是一些很暴力很少儿不宜的东西吧。潘西瞄了一眼那条还带着水痕的领带,闭上了眼睛。“哦,潘西,那是汗水!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德拉科发现了潘西对他领带的关注,无奈地解释着。


  一节课的时间就在德拉科和哈利的穿着到处引人注意时过去了。掐准德拉科下课的时间,哈利飞快地冲去了占卜教室找他。



  德拉科斜挎着包站在走廊尽头,微微歪着头,目光追随着那个离他越来越近的穿着明显宽大的斯莱特林校袍的男孩,衣摆在他身后上下飞舞着。


  “一节课没见就这么想我?”德拉科望着在自己面前站定的哈利,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哈利喘匀了气后,瞪了他一眼:“你要点脸。”


  因为跑了一段路程,哈利额前凌乱的几缕碎发被汗打湿,软软地趴在额头上,镜片升腾起了一层薄薄的白雾,翠绿的眼睛若隐若现。德拉科看着哈利微红的脸颊,听着哈利轻微的喘息声,突然觉得有点燥热。


  “马尔福,为什么你穿这件袍子就不流汗?我穿怎么就这么热!”哈利气喘吁吁地责问着,瞪大了眼睛。他看德拉科穿的时候就那么舒适,怎么自己穿上了就一点都不对劲了呢?


  德拉科被这没头没脑的问题问懵了,愣在了原地。不过他联想了一下之前哈利向他要衣服的样子,还有那令人十分不信服的搭配理由,马上就想出了原因。


  “噗。”德拉科轻轻笑了出来,觉得哈利也真是傻的可爱。面对此时的哈利,德拉科的搞事之心开始疯狂跳跃。他伸出手把哈利的衣领弄整齐,将哈利身上自己的校袍整理好之后,凑近哈利的耳朵说道:


  “这当然不是袍子的问题,是我,我自己可以降温的,不信的话,你抱着我试试?”说完,德拉科还把搭在手上的格兰芬多校袍披了起来,告诉哈利自己是真的不热。


  德拉科的金发还是那么整齐,没有被汗水打乱。脸颊和脖颈也很干净,没有流汗。而那件白衬衫依旧柔顺地附在德拉科身上,没有一点印记。哈利半信半疑地伸出了手:“你不热啊?”


  在哈利触碰到自己的那一瞬间,德拉科猛地抱起哈利往斯莱特林的休息室跑:“热,得要你解解火。”


  一路上他们碰到了下课的赫敏和罗恩,还有一脸震惊的布雷斯和满脸都写着“我就知道”的潘西。不过德拉科根本不想理他们,他只想快点回到休息室。


  茫然的哈利用手勾着德拉科的脖子,还在思考着他要怎么给德拉科解火。


  不过据潘西所说,哈利要给德拉科解火也不用什么特别的方法,做点燥热的事情就好。嗯,说的真是委婉,罗恩表示完全不【想】知道什么意思。


  所以德拉科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说到底,想要把哈利骗走,只需要一个马尔福家族特有的降温咒。






                                                                       End.

评论

热度(345)